美国减税(1)

你们都知道,税收是一国经济的重要组成。到底有多重要?到底有多大比重?到底应该发挥什么作用?这些问题确是你不知道的。

我们先讨论一下税收的合理性。税收,是一种无条件的收入转移。政府从它管辖的地域内,用各种名义,强制性地,从你我的钱包中抽取“保护费”,就是税收。税收粗看起来毫无道理,就和小区的物业费一样。但是许多年来,我们被陶冶在一种“情操”之中,也就是,纳税是每个人无法逃避的责任,向政府交税,是对社会的杰出贡献。

然而真实情况真的如此吗?政府是你的“必须品”吗?

你知道,个人对于政府的挑选,是非常有限的。你不可能今天选择一国政府为你提供服务,明天选择另一国政府提供服务。也不可能因为某一个政策让你恼火,你就要求行政机关更换领导者。大多数人,对于政府服务,只能“逆来顺受”。幸运,或者“命好”,就是你对税收政策最得意的表现。

另一方面,个人真的需要政府吗?这个问题也可以换成:我们真的需要公权力吗?结论听起来很反动:我们不需要。

实际上很多公权力可以被商业部门替代。救灾抢险,可以由保险公司取代;治安消防,可以由保安公司取代;市场监管,可以由质检公司取代。甚至跟人打仗,都可以由军火公司承包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享受政府的福利有限,但接受政府的管制却无时不刻。

如果很多人已经意识到我们不需要政府,为什么政府还存在呢?

或许是一种“进化遗存”。在漫长的社会“进化”过程中,我们选择了相信政府、依赖政府。就像男人的乳头,不可能一朝一夕从身体上移除。我们从前没有像今天一样发达的信息交换手段,没有各种创新的商业模式,没有有效组织资源的方式。我们迫不得已选择了,由一群人来“君临”我们。因此,政府得以生存。

那么,政府是否意识到政府存在的合理性,随着时代前进,不断消失呢?这是自然的。

1787年,美国人制定宪法之时,就是政府意识到政府应当消亡的时点。政府的消亡,当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我们在推导历史趋势时,常犯的错误是,不能正确估计这些趋势的进展。共产主义如是,政府的消亡也如是。这些趋势将会跟随着人类进化,逐渐实现。

并非此时此刻振臂高呼,“打到美利坚联邦政府”,世界就会更加美好。

弱政府,一直是美国人的梦想。但这个想法,被缓慢的国际化进程所拖累。

1492年,哥伦布从欧洲出发,带领87名水手,展开全球化的第一趟旅程。500年来,我们仍然停留在全球化的初期。遑论人、物的交流,即便信息沟通,在许多地区,仍然十分困难。

你们以为全球化已经实现?但事实上并非如此。能够通往世界上任何一国的道路尚未打开,能够联通世界上任意一人的网络尚未建成。

在这样原始的世界中,美国人的弱政府梦,逐步瓦解。

(未完待续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